琉璃摆件

琉光璃彩 博山琉璃在传承中创新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0-03-12 08:15 我要评论( )

(记者 桑拥军 张艳) 博山陶琉文化历史悠久,享有中国琉璃之乡的美誉。它不仅有目前国内发现最早的元末明初的古琉璃窑炉遗址,而且明朝初年就已经开始为宫廷进贡产品了。后来博山的琉璃逐渐发展成较大的行业,清代的时候,博山成为了全国琉璃生产的中心。

  

琉光璃彩 博山琉璃在传承中创新

  

琉光璃彩 博山琉璃在传承中创新

  (记者 桑拥军 张艳) 博山陶琉文化历史悠久,享有“中国琉璃之乡”的美誉。它不仅有目前国内发现最早的元末明初的古琉璃窑炉遗址,而且明朝初年就已经开始为宫廷进贡产品了。后来博山的琉璃逐渐发展成较大的行业,清代的时候,博山成为了全国琉璃生产的中心。

  然而,从明清时代就发展起来的淄博琉璃工艺品产业,经过几百年来的演变,尽管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是其发展也存在诸多困境。据了解,现在博山大部分的琉璃工艺品生产仍然是传统的家庭作坊式生产模式,生产效率低下,更主要的是,博山缺乏琉璃工艺品生产的龙头企业,整个产业都在从事同质化、低端化的竞争,使得企业的生产环境更加恶劣。

  传承乏人的尴尬局面更是加剧了博山琉璃工艺品产业的困境。淄博的琉璃人才相当缺乏,不仅普通生产工人越来越难招,而且专业设计人才也是出现断层。琉璃设计现在很多还是依靠原来博山美琉的班底,但是近年来,由于人们对于琉璃工艺品设计、生产重视程度的降低,投身琉璃设计的人越来越少,博山没有形成一支足够壮大的琉璃工艺人才队伍,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博山琉璃工艺品产业的发展。

  面对这样的局面,把博山打造成陶琉产业、商贸服务业、旅游业融合在一起,“产供销、游购娱”结合在一起的陶琉之城、文化之城、艺术之城成为博山区政府定下的发展方向。近几年,博山区多措并举,全力推进陶瓷琉璃产业向文化创意产业转型,并努力加快“淄博陶瓷·当代国窑”文化会馆、陶琉工艺美术大师村、博山陶瓷琉璃艺术研究中心、博陶博物馆(博陶艺术研究院)、陶琉大观园国际商贸城、陶琉古玩市场等陶琉文化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2010年,博山区琉璃业完成产值26亿元,实现销售收入25亿元,产品出口到欧美、东南亚、澳大利亚、日本、香港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博山当地的琉璃企业,也在这样的环境中,逐渐发展起来。

  4月15日,记者来到博山区“西冶工坊”,这里有来自老美琉厂的炉工,灯工,也有琉璃工艺大师。在琉璃车间内,炉工们从炉内取上“料”后,迅速跑到制作台前,手中的“琉璃料”在快速移动中,发出炫目的光彩。想要跟这些炉工搭句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一点也不能分心,稍有差错,手中的琉璃制品便会报废。在琉璃灯工制作间,工艺师灯工以五彩六色的玻璃棒为材料,用氧气与液化气给玻璃棒加热 (喷火嘴温度约在400℃~800℃),加热后的棒材快速融化, 借助钳子、刀片等小工具对琉璃塑形。记者看到,约莫10分钟,在工艺师灵巧的操作下,一个活灵活现的“公鸡”做好了。

  西冶工坊创办人李志刚介绍,琉璃产品种类很多,最受人们青睐的是琉璃雕琢工艺品、“鸡油黄”、“鸡肝石”、“松石绿”等色料。

  琉璃雕琢起源于清康熙年间,到乾隆年间已发展到很高的水平。当时叫作“套料”。因为北京人把琉璃—也就是博山的有色玻璃工艺品—叫作“料器”,用两种以上的琉璃色料相套制成的瓶、碗、壶等就叫“套料”。“套料”都要经过琢磨加工,雕琢上各种精美的花纹,最后再经抛光,才能成为一件工艺品。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将博山琉璃雕琢艺术推上一个新高度的,是博山美术琉璃厂高级工艺美术师张维用等人。他们先后创作了《三打白骨精》、《赤壁鏖兵》、《大禹治水》等特大型雕琢瓶,是套料雕刻中难得的珍品。

  直到上世纪末,博山琉璃厂倒闭,只有几个老技术工还在坚持,琉璃雕琢这项传统工艺面临着失传。“为了琉璃雕琢这个工艺,我慕名登门拜访了琉璃雕琢艺术大师张维用老师。”李志刚说,为了传承工艺,他多次登门拜访、求教,张维用被李志刚这种执着精神所打动,为他出谋划策,在技术上给予指导。李志刚购进了机器,还专门上了抛光设备,聘请了专门的设计师、雕琢人员,形成了热成型、冷加工(即雕琢、抛光)一条龙的生产流水线。现在西冶工坊已经生产出各种瓶型的琉璃雕琢产品。

  “千年历史、薪火相传、炉神琉璃、大师风范”,秉持“传承琉璃工艺,弘扬中国琉璃传统艺术”的发展使命,博山区的琉璃企业,在探索发展,创意创新,力求探寻出一条适宜本土传统产业和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产业结合的发展路径,实现从传统产业向新传统文化产业的成功转型。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大众网4月29日讯(记者 桑拥军 张艳) 博山陶琉文化历史悠久,享有“中国琉璃之乡”的美誉。它不仅有目前国内发现最早的元末明初的古琉璃窑炉遗址,而且明朝初年就已经开始为宫廷进贡产品了。后来博山的琉璃逐渐发展成较大的行业,清代的时候,博山成为了全国琉璃生产的中心。

  然而,从明清时代就发展起来的淄博琉璃工艺品产业,经过几百年来的演变,尽管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是其发展也存在诸多困境。据了解,现在博山大部分的琉璃工艺品生产仍然是传统的家庭作坊式生产模式,生产效率低下,更主要的是,博山缺乏琉璃工艺品生产的龙头企业,整个产业都在从事同质化、低端化的竞争,使得企业的生产环境更加恶劣。

  传承乏人的尴尬局面更是加剧了博山琉璃工艺品产业的困境。淄博的琉璃人才相当缺乏,不仅普通生产工人越来越难招,而且专业设计人才也是出现断层。琉璃设计现在很多还是依靠原来博山美琉的班底,但是近年来,由于人们对于琉璃工艺品设计、生产重视程度的降低,投身琉璃设计的人越来越少,博山没有形成一支足够壮大的琉璃工艺人才队伍,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博山琉璃工艺品产业的发展。

  面对这样的局面,把博山打造成陶琉产业、商贸服务业、旅游业融合在一起,“产供销、游购娱”结合在一起的陶琉之城、文化之城、艺术之城成为博山区政府定下的发展方向。近几年,博山区多措并举,全力推进陶瓷琉璃产业向文化创意产业转型,并努力加快“淄博陶瓷·当代国窑”文化会馆、陶琉工艺美术大师村、博山陶瓷琉璃艺术研究中心、博陶博物馆(博陶艺术研究院)、陶琉大观园国际商贸城、陶琉古玩市场等陶琉文化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2010年,博山区琉璃业完成产值26亿元,实现销售收入25亿元,产品出口到欧美、东南亚、澳大利亚、日本、香港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博山当地的琉璃企业,也在这样的环境中,逐渐发展起来。

  4月15日,记者来到博山区“西冶工坊”,这里有来自老美琉厂的炉工,灯工,也有琉璃工艺大师。在琉璃车间内,炉工们从炉内取上“料”后,迅速跑到制作台前,手中的“琉璃料”在快速移动中,发出炫目的光彩。想要跟这些炉工搭句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一点也不能分心,稍有差错,手中的琉璃制品便会报废。在琉璃灯工制作间,工艺师灯工以五彩六色的玻璃棒为材料,用氧气与液化气给玻璃棒加热 (喷火嘴温度约在400℃~800℃),加热后的棒材快速融化, 借助钳子、刀片等小工具对琉璃塑形。记者看到,约莫10分钟,在工艺师灵巧的操作下,一个活灵活现的“公鸡”做好了。

  西冶工坊创办人李志刚介绍,琉璃产品种类很多,最受人们青睐的是琉璃雕琢工艺品、“鸡油黄”、“鸡肝石”、“松石绿”等色料。

  琉璃雕琢起源于清康熙年间,到乾隆年间已发展到很高的水平。当时叫作“套料”。因为北京人把琉璃—也就是博山的有色玻璃工艺品—叫作“料器”,用两种以上的琉璃色料相套制成的瓶、碗、壶等就叫“套料”。“套料”都要经过琢磨加工,雕琢上各种精美的花纹,最后再经抛光,才能成为一件工艺品。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将博山琉璃雕琢艺术推上一个新高度的,是博山美术琉璃厂高级工艺美术师张维用等人。他们先后创作了《三打白骨精》、《赤壁鏖兵》、《大禹治水》等特大型雕琢瓶,是套料雕刻中难得的珍品。

  直到上世纪末,博山琉璃厂倒闭,只有几个老技术工还在坚持,琉璃雕琢这项传统工艺面临着失传。“为了琉璃雕琢这个工艺,我慕名登门拜访了琉璃雕琢艺术大师张维用老师。”李志刚说,为了传承工艺,他多次登门拜访、求教,张维用被李志刚这种执着精神所打动,为他出谋划策,在技术上给予指导。李志刚购进了机器,还专门上了抛光设备,聘请了专门的设计师、雕琢人员,形成了热成型、冷加工(即雕琢、抛光)一条龙的生产流水线。现在西冶工坊已经生产出各种瓶型的琉璃雕琢产品。

  “千年历史、薪火相传、炉神琉璃、大师风范”,秉持“传承琉璃工艺,弘扬中国琉璃传统艺术”的发展使命,博山区的琉璃企业,在探索发展,创意创新,力求探寻出一条适宜本土传统产业和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产业结合的发展路径,实现从传统产业向新传统文化产业的成功转型。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